-肆哩玖♡

【异坤】偏爱

好梦不醒:







还在大厂的时候,蔡徐坤的室友里面有一个半仙,整个大厂的谈心算命八卦咨询都是他负责的。蔡徐坤直到现在还记得,室友曾经和他说过一句话。


 


 


 


室友说,蔡徐坤,你别太作。万一王子异腻了,你要怎么办?


 


 


 


彼时的蔡徐坤和王子异刚在一起不久,还处在感情的磨合期,天天磕磕绊绊的吵小架。争论倒是争论不起来的,就是闹别扭,闹得凡是看见他俩一起的人都跟着别扭。


 


 


 


蔡徐坤的性子就是在那个时候出了名。


 


 


 


没和王子异在一起之前,蔡徐坤虽然身上披着C位的光环,但得到的评价全是一致的正面,用他小粉丝的话来说就是坤哥很平易近人,完全不像出过道的大明星。


 


 


 


可是自从跟王子异在一起了以后,蔡徐坤就像脑后突然生了反骨一样,活像一只怎么都摸不顺毛的黑猫。


 


 


 


那时候的王子异也还没有现在的波澜不惊,慌慌张张的毛头小子一个,面对又娇又爱闹脾气的蔡徐坤一点办法都没有,察言观色如履薄冰,天天抿着嘴唇小心翼翼跟在蔡徐坤后面,万事都要顺着他来。


 


 


 


赛程过半的时候廊坊下起了大雪,一夜过去整个大厂都盖上了厚厚的雪花被。蔡徐坤从起床开始就扒在窗边一直看,偏赶上王子异要去录音,不能陪他一起去踩雪。


 


 


 


王子异走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拉着蔡徐坤的两只手捏了又捏亲了又亲,还亲手把自己的手套给蔡徐坤戴在手上,一句话翻来覆去说了不知道几百遍,叫蔡徐坤不要碰雪不要着凉,玩雪的时候一定一定要戴上手套。蔡徐坤点着头全答应下来,王子异看时间实在来不及了,才最后揉了一下蔡徐坤的耳朵,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王子异前脚刚出了大厂的铁门,蔡徐坤后脚就从床上窜起来,一溜烟的冲去院子里打雪仗了。围巾手套帽子口罩一个都没戴,两只还发着疹子的小手握着雪球冻得通红。


 


 


 


等蔡徐坤终于玩够了回了寝室,室友看着蔡徐坤摊在桌上的两只手,曲起手指沿着蔡徐坤的手掌边缘敲桌子:“你看看你看看,本来过敏就没好呢,这一下子又冻又脏的,肿了都!”


 


 


 


蔡徐坤正把手搭在暖气前面的桌子上烤着,听见室友这么说,毫不在意的翻了个面继续烤手背:“没事嘛,过两天就好了。”


 


 


 


室友忍无可忍,指节重重敲在蔡徐坤的手背上:“看王子异回来怎么说你!”


 


 


 


蔡徐坤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又把手掌翻了一个面:“说就说嘛,他还能真跟我生气?”


 


 


 


室友气得上头,从桌子上蹿下来打了蔡徐坤的脑门一下,实在懒得管他了:“等有一天王子异真跟你生气,你别来找我哭!”


 


 


 


室友走到门口开门要出去,正好碰见王子异站在门外要进来。室友把门按住给王子异让路,没好气的冲着蔡徐坤努嘴:“你去,你去看看他那两只手!”


 


 


 


蔡徐坤举着两只掌心通红的手,睁着大眼睛无辜地冲王子异挥了两下。王子异皱着眉头走过去在蔡徐坤的椅子前面蹲下,拉着他的两只手盖在了自己脸颊上:“痛吗?”


 


 


 


蔡徐坤乖乖的用掌心暖着王子异还带着凉气的脸颊,弯下腰去撞他的鼻子:“有一点点……还有点痒,好不舒服喔。”


 


 


 


王子异在他手心里亲一下,站起身去蔡徐坤的床头柜上拿了药膏,又回来拖了椅子挨着蔡徐坤坐下,把蔡徐坤的手小心地架在自己膝盖上,捏着棉签仔仔细细给他涂药。


 


 


 


室友还站在门口,顶着蔡徐坤得意洋洋冲他飞来的眼神,翻着白眼问王子异:“……都这样了你也不说他两句?你说这么半天,他可一句都没听进去,全跟你反着来呢!”


 


 


 


王子异拧上药膏的盖子,把蔡徐坤的手托在自己手掌上轻轻的吹着气:“是啊都这样了,我心疼都来不及了,我干嘛说他?再说,也是怪我今天没能陪着他。”


 


 


 


室友哑口无言,扶着额头恨铁不成钢的摔门走了:“你就惯着他吧你!”


 


 


 


王子异合起手掌把蔡徐坤的手拢在中间护着,抬起头看他:“饿了吗?带你去吃饭吧,我喂你,你先别碰东西。吃了饭我再陪你去练习室,好不好?”


 


 


 


晚上蔡徐坤回寝室的时候只有室友一个人在,蔡徐坤戴着王子异的大围巾蹦蹦跳跳的闯进门,举着关东煮的杯子递到室友眼前:“吃不吃?”


 


 


 


室友拎起一串鱼丸放进嘴里咬,嚼到一半又问蔡徐坤:“王子异不是说对胃不好,不许你半夜吃东西了吗?”


 


 


 


蔡徐坤一只手上举着一串牛肉丸子,另一手还在噼里啪啦的给王子异发微信,百忙之中抽空回答室友:“我想吃嘛。”


 


 


 


室友吃完鱼丸,把签子郑重的插进垃圾桶:“你啊你,你就作吧。你天天这么磨着他,王子异要是哪天让你磨腻了磨烦了,我看你要怎么办。”


 


 


 


蔡徐坤也扔了手上的签子,坐回椅子上低着头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半晌才又抬起头问室友:“你说,王子异……他喜欢我吗?”


 


 


 


室友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蔡徐坤:“你还好意思问我王子异喜不喜欢你?王子异都要喜欢死你了好不好!”


 


 


 


话音落下不见蔡徐坤回应,室友盯着在转椅上缩成一团的蔡徐坤,恍然大悟一样的惊呼:“蔡徐坤,你不会是在害怕王子异不够喜欢你吧!”


 


 


 


蔡徐坤抱着手机蜷成一团,手指重新点进王子异的对话框,看着屏幕最下面王子异刚刚发来的那句爱你发愣:“是啊,我特别害怕他会不喜欢我,所以才想着去试探。我跟他无理取闹,跟他闹小脾气不听话,好像只有王子异哄着我顺着我时我才能说服我自己,相信王子异在这一刻最喜欢我……”


 


 


 


蔡徐坤眼圈有点红,回过神来狼狈地抬起手揉揉眼睛,挤出一个笑去看室友:“有点傻是不是?”


 


 


 


室友怔在原地没有回答,蔡徐坤转头去看窗外还没化去的雪地,低声细语:“我能怎么办……我那么那么喜欢他。”


 


 


 


那天的对话就在一片沉默里静静地结束,直到他们都离开大厂,也没人再提起过一次。


 


 


 


但是蔡徐坤始终记得室友说话的那句话。就像在闹市区地底下埋着的一颗老式地雷,蔡徐坤只知道它埋在自己心底,却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炸,或者它到底会不会炸。


 


 


 


偶尔看着王子异一脸紧张的哄着他时,蔡徐坤也会恍惚心虚,觉得自己好像实在过分。


 


 


 


但是被偏爱被宠溺的感觉实在太好,蔡徐坤终究是舍不得。他就像个赌徒,只要地雷不炸,他就想抱着侥幸,由着自己的小心思一次又一次的去试探王子异,在王子异无边无际的温柔里越陷越深。


 


 


 


九个人一起去录综艺,弟弟们半开玩笑的说起来蔡徐坤怕冷怕到连夏天都开不得空调的小毛病。这原本算不上什么大事,顶多就是为了节目效果的调侃。蔡徐坤自己也没在意,跟着弟弟们嘻嘻哈哈的笑着。


 


 


 


八个人都在笑,只有一个人还举着话筒,在一片笑声的洪流里认真倔强的替蔡徐坤解释,声音小到连字幕都没有显示他在说什么。


 


 


 


是王子异。


 


 


 


王子异低垂着眉眼,固执地还在说话。说坤坤太瘦,说坤坤体脂率太低,说坤坤要穿更多的衣服才能保暖。


 


 


 


蔡徐坤听见王子异这样说的时候,他的笑还挂在脸上没有收回去。他突然觉得笑不下去,突然觉得这个摄影棚让他透不过气,突然就想要拉着王子异冲出去,不管不顾的再回到大厂的那片雪地里。


 


 


 


想要让一切重来。


 


 


 


想要用一种更珍惜更小心的方式,和王子异重新走一遍那些太过匆忙草率的日子,再和每一个卑微谨慎地守在他旁边的王子异,认真说一句抱歉。


 


 


 


室友说的没错,他真的很作。他自己说的也没错,他真的很傻。


 


 


 


王子异明明那么那么喜欢他,对他的偏爱已经多到压垮了整个天平。王子异甚至连关于他的一句调侃都听不得,迫切又执拗的想要告诉全世界坤坤哪里都是最完美,没有人能说他半点不好。


 


 


 


采访结束回去的车上,蔡徐坤安安静静闭着眼睛倚在王子异肩膀。王子异抬起手揉揉他的脸颊,轻声问他:“累了吗?”


 


 


 


蔡徐坤摇摇头,拉着王子异的手抱在怀里,侧着脸更深的埋进了王子异的肩窝。


 


 


 


回了卧室只剩两个人,王子异蹲在床边握着蔡徐坤的手吻他指尖,拇指轻轻蹭着他的手背:“想和我说说吗,宝宝?”


 


 


 


蔡徐坤拉着王子异的胳膊让他坐在自己旁边,两只手紧紧握着王子异的手掌,低着头用力的深呼吸:“对不起。”


 


 


 


但眼泪还是掉了下来,一颗一颗的砸进王子异手心。王子异立刻慌了神,匆忙抱起蔡徐坤坐在自己身上,又去看他的眼睛。蔡徐坤死命的捂住脸不给他看,王子异没办法,只好抱着蔡徐坤趴在自己肩膀,拍着他的背慢慢哄:“宝宝不哭,我不看你,你自己慢慢说,好不好?不哭,宝宝,不哭了。”


 


 


 


蔡徐坤就这样趴在王子异的身上,贴着王子异的耳朵边,语无伦次的描述着自己错综复杂的心绪,几乎每句话的后面都要跟着一声对不起。


 


 


 


王子异听了没一会儿就觉得听不下去,这一声声带着哭腔的道歉就像一把一把的小刀子,扎得他心里鲜血淋漓。蔡徐坤还在说,声音里混着哭泣时浓重的鼻音,时不时还要停下来等着强制换气的生理反应过去。


 


 


 


王子异太心疼了,于是托着蔡徐坤的腰抱他起来,两把抹了他脸上的眼泪,含着他的嘴唇就吻了下去。空气从王子异的嘴里渡到蔡徐坤的嘴里,又被蔡徐坤喘息着咽进肺里重新呼出来,一轮一轮的循环往复里蔡徐坤终于找回了呼吸的节奏,慢慢平缓下来。


 


 


 


王子异松开他的嘴唇,用手掌仔细给蔡徐坤擦着脸上的泪痕。蔡徐坤不哭也不说话,只是坐在王子异身上看着他,眼神里满是愧疚和畏缩。


 


 


 


王子异小心翼翼捧起他的脸,舍不得似的吻轻飘飘落在蔡徐坤额头上:“宝贝。”


 


 


 


蔡徐坤仰着头看他,眼睛里又迅速的升腾起大片水汽。王子异圈着他的腰把他抱在怀里,追着他眼角的泪珠不断地吻他:“以后偶尔也叫宝贝,好不好?还是要告诉小坤才行,小坤是我最宝贝最宝贝的乖宝宝。”


 


 


 


蔡徐坤委屈巴巴的撇着嘴角点头,挺着胸口用脸颊去蹭王子异的下巴。王子异一只手牢牢的抱着他,另一只手盖在蔡徐坤的后脑来回摸着他的头发:“不用和我道歉的,小傻子。”


 


 


 


蔡徐坤又急躁起来,伸出手抱住了王子异的脖子,按着王子异的后颈就要起身争辩。王子异亲他嘴角一下,两只手都环着他的腰,脸颊蹭蹭蔡徐坤的脸颊:“我都知道的,坤。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才会尽我所能的去给你。我知道你很爱很爱我,怕我离开,怕我一声不响的转身走掉。我很宝贝你,也很宝贝你这样在意我的感情。所以如果只要哄着你陪着你就可以给你安全感,让你信赖我依靠我,那我很愿意这样做。宝宝,我不会觉得委屈。”


 


 


 


蔡徐坤搭在王子异背后的手指慢慢握成拳头,收紧手臂拉着王子异低下头,颤抖着把额头贴在王子异的脸颊。王子异抱紧他贴在自己怀里,揉着他的头发低声告白:“我只有你这么一个宝贝,小坤……我怎么会不爱你,怎么会不宠你?你愿意闹也好愿意乖也好,我都觉得很好。只是别再这样委屈自责,好不好?”


 


 


 


王子异抬起头,皱着眉毛去吻蔡徐坤红肿的眼睛:“我真的要心疼死了,宝贝。”


 


 


 


蔡徐坤懵懵的缩在王子异的怀里,哭到缺氧的脑子还有点转不过弯。直到被王子异又亲又哄的擦干净脸又被喂着喝了水,蔡徐坤才慢慢反应过来,抓着王子异的胳膊急匆匆问他:“我不用害怕了,是不是?你只会偏爱我一个,是不是?你最喜欢我,是不是?”


 


 


 


王子异手上还端着蔡徐坤的小兔子水杯,俯下身子亲亲他嘴角的水渍:“是是是。”


 


 


 


蔡徐坤噘着嘴用脚背踢王子异的小腿,撒娇耍赖的小样子又回来了:“你好好回答嘛!重说!”


 


 


 


王子异重新在床边蹲下来,把小兔子水杯放在床头柜,圈着蔡徐坤的腰把脸埋进他的小肚子,仰着头用下巴轻轻蹭他肚子上的小肉肉。








刚刚哭过还红着眼角的小狮子一下又被逗成了乖小猫,手指抓着王子异的耳朵咯咯咯的笑,蹬着脚丫去踩王子异的膝盖。王子异圈着他的腰看着他笑了一会儿,低着头把脸埋进了蔡徐坤身上。








蔡徐坤乖乖摸着王子异脑后的头发,环着王子异的肩膀抱着他。王子异闭着眼睛贴在蔡徐坤的小肚子上,叹息着重新回答刚刚的问题:“你只会和我闹脾气,只肯让我哄着你,只怕我不够喜欢你……宝宝,其实你也对我特别偏爱,是不是?只要一想到这个,我就觉得好幸福。”


 


 


所以不必害怕。


 


 


 


因为被偏爱的,可以永远有恃无恐。






Fin.

评论

热度(1680)